お墓参り

说是巧合还是缘分,在日本我的房子租的地方周围除了有可爱的都电荒川线之外,就是有很多墓地了。

作为一个本来就对日本历史很感兴趣的人来说,其实墓地特别是这些老墓地对我来说其实是一种宝藏吧。其实我一直想告诉大家的是,日本的墓地和中国的概念不一样的,特别是东京都内的这些。这些片墓地已经和城区融为一体,成了行人能通行,能散步的公共区域,几乎感觉不到恐惧的气氛,还而代之的是一份浓浓的安静祥和。

这篇文章就从墓地来说说中日的文化差别。

自从明治元年(1868)开始,日本政府发布了神佛分离的政策,从此神道与佛道划分的清晰起来。神道主管活人的仪式,比如婚礼。而佛道主管身后事,比如墓葬。

但由于我家附近的老墓地牵涉到很多江户时代(1603–1868)的古人的墓地,神佛分离并没有开始,因此会出现神社里大片的墓地的情况。

今天拜访的第一片墓地是日本著名的鬼怪故事:四谷怪谈的主角女鬼 お岩さん 的墓的所在。

我已经和几个日本朋友确认过了,这个四谷怪谈的确在日本很有名气,但一般人都觉得お岩さん的墓一定在四谷(东京都西边一地名)。但事实是这个原来在四谷的妙行寺现在迁到了离我家200米的地方。

一进门的观音菩萨像,是鳗鱼供养塔。以前这一代做鳗鱼水产生意,杀了很多鳗鱼,所以为了祭奠她们的灵魂而建。

妙行寺的本殿还是保持了主体的木结构,在夕阳的照射下透出一种历史的沉浸感。走在本殿后的墓园也格外的令人放松。

日本人扫墓是个什么样呢?他们的习惯是打上一桶水,拿上一块小布,把自家的墓碑好好擦拭一遍。难怪说墓地的关键词是:水。

当然也有上香、献上鲜花的。香在门口本殿一侧的配殿里面有买,100日元一份。具体不是很清楚,没有进去看个究竟。

妙行寺墓地的最深处,是お岩さん的墓的所在。竖着一个小小鸟居,关于鸟居,日本的理解是一种结界,一种门的形式的存在,象征着人与神两个世界的分界处。

走过鸟居,是一块介绍拍,上面记载了お岩さん墓的由来。简单的讲述了一下お岩さん的故事,具体想了解的朋友请点击wiki链接扩展阅读:四谷怪谈

在介绍拍的后侧,转个弯就能到的地方就是お岩さん的墓了。虽然说不出个所以然,但是在整片的墓地里,的确透着一份不一样的气息。

走近看,有人献上的水,这是日本上墓习惯第二出用到水的场合,一般都会在墓前留下一些喝的,我见过留下果汁的。然后旁边的一圈木质牌匾,上面写着谁在几月几日向谁敬上,应该就象征自己来过的一份记载吧。当然墓边这样牌匾越多也就象征着来扫墓的人气越高。

墓园做的很周到的在お岩様的墓的左下角还做了标注。

一座古老的像是经过火烧的五重塔立在墓上,一边有很新鲜的鲜花。已经看过相关资料、相关电影的我对お岩様更多的是一份尊敬吧。

就在要离开妙行寺的时候,发现一大群蜻蜓在低空飞行,还有一只就停在牌匾上,换上了45mm f1.8镜头来一张“蜻蜓切”

然后就赶在日落前,去第二处离我家大约500米的徳栄山本妙寺。

本妙寺可以算是这一片里面最大牌的一座寺庙了,全名徳栄山総持院本妙寺。诞生于1572年(元亀2年),也经过几次迁寺,最著名的事件是寺明暦3年1月18日(1657年3月2日),当时在本郷丸山(東京都文京区本郷五丁目)时,从寺内开始烧起来的明暦の大火(振袖火事)

明暦の大火(振袖火事)是日本史上仅次于东京大空袭、关东大地震外最惨重的灾变。同时与伦敦大火、罗马大火并称世界三大火灾。这场大火在短短两天之内将江户的三分之二化为灰烬,江户城的西之丸、天守阁、本丸御殿全部都被烧毁,死亡人数高达10万7千人以上。

本妙寺本殿的后方,就是明暦の大火的供养塔,以哀悼在这场大火中横死的人们。但是这场大火之后也促成了东京都市更新计划,计划包括有防灾措施,开辟防火巷、广小路等。

大火中还诞生了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,八百屋お七。简单的说就是一个女孩在大火中逃难到一座寺庙,爱上了里面的杂役,结果回家后为了再见到他,就放火再次烧家。具体扩展阅读请点击Wiki:八百屋于七

现在有关于お七的故事的电视剧正在热映,演お七的是前田敦子….

木曜時代劇「あさきゆめみし ~八百屋お七異聞」

就像之前所说一样,日本的墓地就融合进了城市中,人们的生活中。从明暦の大火的供养塔这里望出去,就是一排排的民居。日本人并不会特别排斥墓地,因为这里沉睡着的是他们自己的祖辈先辈。

这篇可能解释有纰漏,拍摄中可能对已故之人有所冒犯,南無阿弥陀仏。

Leave a Reply